2021了,你还在微博冲浪吗

广告:二哥专业改销量、刷销量、刷dsr评分、合作请加VX:13005636712 还有更多的业务项目,请点击链接查看:m.dtpf8668.com/13.html

1月10日,一条标题为《因为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我被拼多多开除了》的视频,让拼多多再一次登上热搜。

拼多多前员工“王太虚”真人出镜,讲述自己在拼多多的职场经历。“总部员工要求每月工作300小时,买菜员工要求工作380小时,否则会被质问是不是工作不饱和……”

王太虚称,1月8日他在拼多多楼下,拍摄到有人被救护车接走的照片,并匿名发布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,30分钟后,他被主管和HR约谈后辞退。

目前,这条视频在微博已经获得了5784万次播放量、230万次点赞、31.7万次转发。拼多多官博回应后,网友对其工作环境、价值观的讨论进一步升温。

http://www.ruiyang-ys.com/

毒眸(微信ID:DomoreDumou)注意到,王太虚最早是在B站发布了上述拼多多视频,而不是微博。

1月10日下午6点,就有人开始在微信里转发这条拼多多视频,链接指向B站,热评第一是“课代表”对视频划的重点;而微博视频的发布时间为1月10日晚上8点半。

有意思的是,王太虚的微博在发布这条视频之前,俨然是一个转发抽奖Bot,转发语整齐划一地使用了“万一呢”三个字。

同样是2009年出生的互联网产品,B站逐渐成为互联网舆论场之一,而微博似乎正在被部分年轻人抛弃。

在这个话语权越来越分散的时代,微博仍然凭借5亿月活占据舆论高地,这次拼多多事件,也是在微博完成最终的全民讨论。

但微博的部分功能已经逐渐被其他平台所覆盖,除了B站,脉脉、知乎、朋友圈、 甚至QQ群。在这个不缺平台的时代,年轻人更愿意在他们舒服的“小圈子”里,为自己发声。

在B站发声的年轻人

2017年,就有媒体提出了“B站微博化”的观点。

当时,B站上线动态功能,用户有了个人空间,改版后的界面和微博非常接近,用户可以发布投稿视频、番剧、小视频、图片和专栏文章。

改版后的B站动态

对比微博乱序排列,B站动态的时间流是正序时间流。除此之外,B站还实行了首页智能化推荐。

2019年 ,B站上线了“热搜”功能。目前的B站热搜,主要是影视、动漫作品和站内PUGC创作,和明星的距离更为遥远,还没有进行类似微博的商业变现。

凭借众多年轻用户和相对温和的社区氛围,B站正在成为一个“青年发声地”,并逐渐成为微博在年轻用户里的有力竞争对手。国信证券的报告指出,40岁以下的微博用户占比在90%,22岁以下用户占比46%;截至2020年三季度,B站月活达到1.97亿,用户平均年龄仅为21岁,新增用户在20岁左右。

几乎每个UP主在成为创作者之前,都首先是B站用户。大量有表达欲的创作者在B站构建出了一个新的表达空间,在这个空间内,内容好坏的定义又回到了用户手中。

在这里,也能看到年轻人积极参与公共议题的讨论。比如豫章书院事件,最先发声的志愿者“温柔JUNZ”目前在B站积累了248.7万关注量,是bilibili2019年百大UP主,其在微博的粉丝数只有48.8万。

2020年,不管是钉钉紧急公关,还是腾讯回应“老干妈”事件,B站都成了最终的流量收割机。罗翔、王冰冰、丁真等现象级红人的涌现,也和B站密不可分。

不只是年轻人,越来越多的机构,品牌,也开始把B站当成和年轻人沟通、对话的地方。(大厂PR漂流到B站)。他们熟练玩梗,以求“交个朋友”,毕竟品牌老化是共同的焦虑,抓住年轻人的注意力是一种政治正确。

来到微博,离开微博

2009年9月底,新浪十周年之际,新浪微博正式公测,对标Twitter,一时间成为了现象级互联网社交产品。

在新浪微博诞生之前,2007年,汉化Twitter机制的饭否上线,没有大V认证、没有流量倾斜,所有账号皆平等,这款产品吸引了众多技术大佬、媒体人和娱乐明星。陈丹青、梁文道、连岳、罗永浩都曾是饭否用户,甚至张小龙也被扒出未经本人证实的饭否账号。

仅仅一年多时间,尚未破圈的饭否就被关闭。至今,饭否创始人王兴,仍把饭否当成“朋友圈”使用。

紧接着,新浪微博来了。新浪沿用博客时代的战略——拉名人,上至高管下至基层被要求“全员拉客”,新浪董事长曹国伟、时任新浪总编辑陈彤会亲自给认识的名人打电话。

2010年,新浪微博的时代到来。李开复、任志强、潘石屹、韩寒、徐静蕾、李承鹏、陈坤……各个领域的名人在微博迅速占领阵地,吸引了无数吃瓜群众围观。

这一年,《新周刊》将“年度传媒网站”的称号颁给了新浪微博;《南方周末》评论员笑蜀发表了题为《关注就是力量,围观改变中国》的评论,论述网民的围观带来强大的影响力。

仅用18个月,新浪微博获得过亿用户,成为了中国互联网重要的“公共话题广场”。

为了争夺中国互联网社交的红利,网易、搜狐、腾讯也纷纷下场做起了微博,路径一致,还是要邀请名人。当时,新浪总部在理想大厦,腾讯微博就有人守在大堂,拿着企鹅公仔邀请刚在新浪做完节目的嘉宾,开通腾讯微博。

由于新浪微博占据先机,其他平台很快偃旗息鼓。最终,腾讯、网易、搜狐或被动或“战略性”放弃微博,新浪微博逐步成为“微博”代名词。

2014年起,陈彤离职,王高飞成为新浪微博CEO,他决定让微博走下沉路线,话题重心也从时政社会转向明星八卦。为了盘活明星与饭圈生态,微博上线了超话社区、粉丝群、饭票、V+会员等功能,号召粉丝氪金。

创造更多营收的同时,新浪微博也失去了原本的光环。当下,微博“娱乐化”成了不争的事实。追星让微博丧失个性标签,用户低龄化的特质也逐渐显露。

手握多个小号,为爱豆打榜、刷数据、控评反黑,饭圈粉丝成为“流量女工”,微博则成了流量工具。

相比论坛和社区形态,微博是一个公开的广场,也更容易成为舆论的战场。微博上一言不和,往往会带来大规模的会口诛笔伐,舆论生态逐渐两极化。

有一部分用户失去了分享的欲望,还有一些则会直接转移阵地。2020年9月,罗翔的一条微博被部分网友过度解读,他发文称,“由于时间精力有限,暂时不再更博”。

微博上流量为王,但其数据真实性也受到了质疑。2019年中,某流量明星单条微博转发量超过一亿次,幕后推手“星援app”被北京警方查获。半年内,这家公司靠微博刷量获利超800万元。

对原创内容缺乏重视,让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们抢走了用户的时间,内容创作者,也连带着抢走了广告客户。

财报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,微博月活5.11亿,营收31.96亿,同比下降4%;净利润10.49亿,同比下降13.1%。目前抖音日活已超过6亿,据晚点LatePost报道,2019年抖音信息流广告营收约为400亿;快手日活也达到了3亿,招股书显示,2020上半年快手线上营销服务收入达到72亿元,同比增长两倍多。

王太虚的微博纯属转发抽奖用,内容跟他的真实生活几乎没有关系,毫无个人标签的低质量内容,构成了微博生态的一角。

总有一个精神家园

在这个说“小V崛起”的时代,微博“中心化”的生态已经不适用于有强烈表达欲的年轻人,微博也逐渐成为一个“二手信息交易平台”。

微博上对知乎、豆瓣等平台内容的搬运,在几年前就已屡见不鲜。豆瓣鹅组讨论截图常被微博娱乐号搬运,甚至登上热搜;一系列名为知乎大叔、知乎酱的账号,通过截图和搬运知乎上的高赞答案到微博,短时间内就拥有了百万粉丝。

2016年,在获得多位回答者亲笔签署的版权维护授权书后,知乎对一系列微博营销账号提起版权诉讼。2019年10月,法院判决结果出来了,赔偿金额2000元。知乎大神更名为“大神说”,依然坐拥500万粉丝。

微博失去年轻用户,与产品的年龄似乎并无关联,QQ这个诞生超过20年的互联网老将,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这一点。

QQ官方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2019年3月,一半的QQ会员是00后;每天发布的说说中,67%来自00后。

对00后而言,QQ的设计显然更加便于社交,而不像微信充满商务范。QQ产品设计上色彩缤纷,样式多变,比如针对朋友标识、互动标识、情侣标识、闺蜜标识、基友标识和幸运字符等,都做出了很多有特点的设计。

QQ群也更方便和同好展开自己的“话痨”属性。一个500人的QQ群,更像是一个小型的论坛,也是一个兴趣圈层,这里也能产生更即时的互动。王太虚的视频引发热议后,他立马放出了5个QQ群号码,让感兴趣的网友加入。

年轻人有自己的舆论场,他们喜欢更自由、更去中心化的方式,但最终的“舆论爆炸”,还是少不了微博这一环。

一边戏称它为“渣浪”,一边还是在微博上看热搜,依然是当代年轻人网上冲浪的日常。

本文转载著名的微信视频号刷关注网站:http://www.pl1233.com/若有侵权请联系邮箱bidie168@163.com 感谢!

2021了,你还在微博冲浪吗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