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场的塑料吸管,将卷土重来还是销声匿迹?

广告:二哥专业改销量、刷销量、刷dsr评分、合作请加VX:13005636712 还有更多的业务项目,请点击链接查看:m.dtpf8668.com/13.html

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国家发改委发布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》,规定到 2020 年底,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。

如今新年伊始,禁令的期限已到,也标志着一次性塑料吸管将正式退出餐饮业舞台。

早在 2018 年,星巴克就开始了在全球范围全面停用塑料吸管的征程。截至去年年底,星巴克已经在中国一线城市的 4000 多家门店,实现了塑料吸管的禁用。从去年 6 月开始,麦当劳也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将塑料吸管慢慢撤出餐厅,转而采用带有直饮嘴的新杯盖。各大本土品牌紧随其后,例如喜茶「自带杯去饮茶」的倡导和优惠减免政策等等。

就像垃圾分类以及更久远之前的限塑令一样,一纸禁令的出发点是环境与污染的考量,但在实施的过程中,却无可避免要经历磨合和调整的过程。

在塑料吸管进入市场的几十年后,人们将如何习惯没有它的生活,是国内餐饮业和消费者将要一起面对的解答题。

http://www.ruiyang-ys.com/

从秸秆到塑料

塑料吸管的发明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,只不过从秸秆到纸再到塑料,世界上第一支正经吸管的出现,实则比人们想象的要晚了许多。

Marvin Stone 的纸质吸管广告。

©Core77.com

1880 年,美国迎来了酷暑之夏。卷烟纸制造商人 Marvin Stone 像往常一样,喜欢在工作后靠一杯波本鸡尾酒消暑,可惜喝到一半,酒杯里的秸秆吸管便四分五裂。在商用吸管还没有被发明的十九世纪,黑麦秸秆吸管一直是主流,但因为易破碎、有残渣,像 Marvin Stone 遇到的这种情况十分常见。

出于制造商人的敏锐,Marvin Stone 察觉到了其中的商机,在秸秆吸管的基础上,商用纸制吸管由此诞生。初代的纸吸管原型,是用马尼拉纸(菲律宾生产的一种由半漂白的木浆制成的米黄色用纸)在铅笔上缠绕之后粘合而成,并在表面附着石蜡来保持形状。

20 世纪美国吸管公司 Flex Straw 海报。

©Invention.si.edu

到了 19 世纪 70 年代,美国塑料产业崛起,树脂、尼龙、亚克力等材料纷纷被应用到家庭和军事场景,塑料因其耐用和廉价的特点,迅速吸引了市场的眼光。在《塑料秘史:一个有毒的爱情故事》一书中,作家苏珊·弗赖因克尔记录了当时人们对于塑料的狂热,「在战后,制造商们将目光转向了潜力巨大的大众市场,塑料的诞生,无疑给日后美国廉价商品市场提供了诸多选择,人们得以像吃自助餐一般选购各式塑料制品。」

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,塑料吸管出现,各个工厂开始大批量生产聚丙烯(PP)吸管,这也成为后来几十年间餐饮行业最常见的塑料吸管品类。时代的大背景之下,西方快餐文化的流行,无疑也给塑料吸管抛出了一根橄榄枝,匆忙的上班族可以拿着碳酸饮料即喝即走,而不必再担心会因纸吸管湿烂变形而显得狼狈尴尬的处境。

Magic Milk Straw 是通过用吸管内附有的食品添加剂来改变饮料口味的一种吸管。

©Google.com

一经推出,比纸吸管更便宜、更实用的塑料吸管立即受到了餐饮行业的青睐。各大公司又先后推出了如今奶茶店常见的广口吸管、奇形怪状的变形吸管(Krazy Straw),以及专门用来喝牛奶的魔法吸管(Magic Milk Straw)。

从 1960 到 1970 年间,市面上的纸质吸管被塑料吸管悉数取代。当时的人们没想到的是,短短几十年后,早已融入日常生活的塑料吸管会迎来地位危机。

当塑料成为众矢之的

进入 21 世纪之后,塑料制品似乎在一夜之间成为众矢之的。除了个人层面环保意识的觉醒,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也开始了宏观政策的引导与规范。

对绿皮火车快餐有记忆的人应该还会记得,1986 年前后,铁路服务首次引入白色塑料快餐盒,因为轻便和低廉的价格而备受青睐,但好景不长,随着大量的白色餐盒被丢弃,「白色污染」一词正式进入人们的视野。千禧年后,国家颁布了限塑令的初始版本,要求立即停止生产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。

2007 年我国「限塑令」的正式出台,将限制的重点放在了商品零售场所使用的塑料购物袋上。根据中新网的一项调查显示,「在初期,超市商场等塑料袋使用量确实出现锐减,但过了一段时间,当消费者对两三毛钱的收费杠杆渐渐麻木之后,塑料袋的使用量又开始大量反弹。商场通过销售获得了可观收益,成为最大获益方」。

从塑料餐具到塑料袋再到塑料吸管,限塑令出台后的十年,也是中国餐饮、外卖、物流行业飞速发展的十年。以美团为例,外卖日订单突破 3000 万,仅一天就能消耗超过 9000 万个一次性塑料制品。再加上近几年诸如喜茶、乐乐茶等国内各大饮品巨头的崛起,不单改变了人们日常的餐饮习惯,也将塑料制品的使用重头拓展到了塑料吸管上去。

截至去年年初,我国塑料制品累计产量 8184 万吨,其中塑料吸管近 3 万吨,约合 460 亿根。这也是为什么业内俗称的「禁管令」,也就是新版限塑令,提出在 2020 年底禁止使用一次性非可降解塑料吸管的一大原因。

无论过去还是当代,吸管都是人们品尝一杯饮料的体验感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©Core77.com

考虑到人们的日常消费习惯,回看真实生活中塑料吸管的使用场景,尤其是像对吸管依赖程度较高的饮品奶茶行业,人们购买外卖奶茶发现没给吸管都可能给差评,寻找一次性塑料吸管的替代产品,并合理引导消费者接受,成为新规下的重点。

或许在去年甚至更早些时候,人们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变化影响 —— 纸吸管正在逐步替代塑料吸管。就像开头提到的那样,星巴克、乐乐茶等品牌开始把使用纸质吸管摆到台面上。起初,消费者进店时会被友善提醒,随着禁令期限的到来,人们的选项也所剩无几。

历史的闭环

纸吸管演化为塑料吸管,塑料吸管回到纸吸管,历史好像又走了一个轮回,但问题是,纸吸管真的是正解吗?

在市面上同时存在的一次性环保吸管品类里,竹子吸管不易变软但价格高昂,目前国内竹制吸管的主要市场依然集中在海外;而麦秸吸管虽然价格低廉,但孔径太小,使用受限,没办法满足人们对奶茶、水果类饮品的饮用需求。

三种材质的吸管。从左到右依次为:纸质、塑料、竹子。

©Difford's Guide

而在纸吸管被淘汰的这些年里,它遇水易软易变形的弊病,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。因为纸质本身的特点,纸吸管耐水性不强,也并不轻薄,同时出于可降解的考量,并不能像纸杯或者方便面杯一样添加防水薄膜。不少门店上线纸吸管的同时,便纷纷收到了消费者「口感不适」「带着纸浆的味道」之类的负面反馈。

喜茶针对消费者反馈的纸吸管湿水易折断、不便长时间使用、使用体验感不佳等问题,陆续开始在门店上线使用可降解材质的 PLA 吸管。

关于 PLA ,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依旧是一个陌生的名词,PLA 吸管的全称是「聚乳酸塑料可降解吸管」。顾名思义,这是一种似乎可以解决上述所有问题的完美环保选择,就使用体验来说,和原本的 PP 塑料吸管几乎没有差别,但相应的, PLA 成本高、材料不稳定和保质期短则是其最大的缺陷。由于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、保质期只有短短一年等原因,PLA 的成本比普通塑料吸管高出了 3 倍之多,甚至也远超纸吸管的价格。这样看来,消费者的使用需求虽然被满足了,但商家的利润空间却下降了,鱼和熊掌如何兼得,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。

一个颇耐人寻味的事情是,就在新限塑令加大力度的同时,淘宝商家却纷纷利用这个机会大力兜售一次性塑料吸管,也有不少人选择在线上平台批发塑料吸管后自行携带到店使用,一来一回之间,塑料吸管的使用量能否真正减少,靠的还是消费者的自觉与行动力。

餐饮行业中的任何一个变动,牵动的都是从上游生产到下游消费的每一个环节,环保作为出发点诚然不假,但到头来,塑料问题最终会归结到消费问题上。

被禁止的塑料吸管究竟是否能够慢慢消失,还是像塑料袋一样在买卖中卷土重来?等待这个议题的,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脱敏之路。

本文转载著名的提升dsr评分网站http://www.360yyj.com/若有侵权请联系邮箱bidie168@163.com 感谢!

退场的塑料吸管,将卷土重来还是销声匿迹?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